文理人

 找回密码
 快速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9131|回复: 20
收起左侧

[散文] 体系的引力----一个村庄的过去和未来

[复制链接]
outcast 发表于 2008-10-13 03:47: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快速注册

x
下午在地里母亲熟练的用钉子和手剥开玉米的外衣,然后用手掰下棒子,扔到不远处的地上。地上的玉米棒子逐渐多了起来,母亲却有些担忧的对我说:这也许是最后一年种地了,明年也许地就卖了。
     转眼间母亲嫁进这个村子已经25年了,我总是希望在和母亲的交流中更多的听到关于她的回忆,关于父亲、村子、我和姐姐的童年、、、母亲忽然间问我:村里人最近老说奶粉有什么问题?村里的小孩都不敢喝奶粉。我说是奶农或者生产奶粉的厂家为了增加奶粉的蛋白质检测的含量,加入了一种便宜的化学物质,会使人的尿道产生结石。母亲就说现在的人真的太坏了,为了钱什么都敢干。我便和母亲回忆起我们小时候喝奶的事情,那时候我太瘦了,而当时的秦俑奶粉对家里来说也是一个比较奢侈的东西。父亲和母亲一合计,就去集市买了只奶羊,从此我的许多时间就用来在野地陪羊度过。母亲又一次说起我懒的拿瓶子爬到羊身下把奶往嘴里挤弄得一身羊骚,老师第二天不让我进教室和伙伴们老来我家蹭奶喝的笑话。
     我便彻底的把母亲的思维拉到了过去:二十多年前父亲是一个小有名气的木匠。现在和父亲偶尔还能找到证明他当时手艺的证据,那些经历了二十多年时光的手艺还顽强的散落在周边村子一些怀旧的角落里证明着他的价值。后来因为一次意外,父亲告别了他喜欢的这门手艺,但时光并没有磨灭他眼光的挑剔,他经常还抱怨他的徒弟做的活是摆设,经看不经用。母亲总是不无调侃的说他:你娃结婚的时候你再给你娃割一套家具,证明你的手艺好。父亲只是淡淡一笑:现在的人早不喜欢这些了。
     晚上在昏暗的灯光下,我的思维回到了现在。在母亲见证的这二十多年里,这个村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忽然想:如果时光错乱,现在端一碗没有挤到我嘴里而挤到碗里的羊奶端到村里一两岁的小孩面前,小孩的家人是否能没有担忧的坦然接受?或者让父亲把一套当年崭新的家具送给将要结婚的年轻人,不让他们忍受现在的家具散发的刺鼻的气息和坐在上面对于其质量的担忧,他们有是否能够接受?我想答案是否定的。前者在我现在的思维里是不干净、羊骚、、、而后者早已是落后、难看和不方便的代名词。但现在他们却要忍受对于奶粉和自己身体安全的担忧和伤害。
     后来我忽然间想到这样一个问题:如果现在的奶粉事件发生在我的童年,对于这个村庄又能产生多大的冲击。我想村里的孩子应该是放心的喝着自己挤出来的羊奶嘲笑城市人的可怜,城里人可怜的整天提及自己生活的高质量却不能安心的喝下一杯牛奶,喝下后还要为自己的健康时常担忧。但今天却忽然间发现昨日嘲笑的对象却是今天的自己,这是历史对于今天的嘲笑还是“落后”对于“进步”嘲笑。
      我一直是有这样的一个观点:在一个社会的某个角落出现的某种社会现象,往往不是以一个偶然的形式出现的,而是这个社会中的普遍现象,只是表现的形式不同而已。而“嘲笑”也是正是如此,这个社会抛弃了曾经为之陷入集体疯狂又被自己否定的经济形式,还有这个经济形式背后的和积累了上千年的关于意识形态的东西,而选择了另一种经济的形式。
     这个过程如同少女的初夜一样,伴随着恐惧、痛苦、羞涩,但更多的人还是认为这是一个进步。意识形态的包袱里丢弃了许多东西,人们感觉到了轻松和自由。但当一再的“嘲笑”后,人们发现了这个经济的形式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便开始埋怨,这个社会相比于原来的缺失,开始发现泼脏水是连孩子也倒了,而这个孩子就是信用和道德。就像鲁迅先生说的,精华和糟粕都扔了。在形式变化的过程里,我们退出曾经集体的疯狂时,又开始发现自己陷入了另一种疯狂,不是在对某种神灵或者信仰的崇拜,而是对金钱和权力的疯狂。这种疯狂在商业的推动和掩护下迅速蔓延,然后顷刻间让人们以至无法分清金钱和权力的区别。这个疯狂导致另一个对于进步、对于人生的反思:进步是为了在我们在物质更容易满足后去享受生活的本质和内心里的宁静;还是被我们其实并没有丢掉的等级的观念及其演变的成功学等让我们寻找某种比较的快乐,比较的内容就是权利和物质的本身。
     许多个麦当劳的员工告诉我,他们的同事自己到世界各地尽量都吃麦当劳,这是他们对于自己产品质量的自信,牛根生应该没有这种自信。支撑这种自信的却不只是道德的约束,因为道德的存在就是因为不道德的存在。当不道德出现时,那就是制度约束了。但可悲的事奶粉的检测项目中竟没有三聚氰胺,那是不是在法治社会里,我们就不能追问生产者的责任了?制度丧失作用了。检测部门开始道歉,可类似的道歉我们看到了无数次,却并没有减少反而越来越多。人们开始陷入一种恐慌,这个庞大的政治机器内部出问题了吗?然而回头一看,这又是一个“嘲笑”,∵的形式在现在这个社会里更多的是一个盈利机构的形式出现。当应该退出盈利市场时,他不退反进;当其负责任时,他却总是进行着刚才那样公开的道歉,最后跟我们开了一个当裁判的运动员的玩笑。这不正是原来那个被我们无数次讽刺有无数次膜拜的封建社会的轮回。这个轮回的改变是一个民主的政治制度,可我们总是在这个制度转变中前后反复,停滞不前。
     在这个社会里,这个经济形式和某种疯狂就像一个巨大的体系,把这个社会里的人和资源尽量吸入这个体系。但缺少了制度和道德后,我们选择增多而背后确实更大的担忧和不确定,以及忍受其后的伤害,担忧到我们不敢放心喝下牛奶!母亲说:还不如住到深山老林里,自给自足。
     前天和父亲通电话,父亲说地应该卖定了。我在心里告诉自己,这个村庄又向体系走进了一步。

     其实想写很长时间了,但写到紧密关于自己的东西,还是很困难,怕先入为主。结果写了半夜,力争保持一个客观的角度。

[ 本帖最后由 outcast 于 2008-10-13 11:05 编辑 ]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乌黑的乌鸦 发表于 2008-10-13 09:49:28 | 显示全部楼层
制度的完善需要一个过程
制度的疏松也是一个过程
我们往往由于某一点的疏忽而承受很大的损失
但这样的疏忽一直存在
亡羊补牢,可我们的机制是有专业人员在看着羊并且每天都要对“牢”进行检查
作为一个品保人员,或许和国内检测部门做的事是一样的
就是要对我们使用的东西进行把关,以保证我们使用的东西是OK的
同时我们要很清楚了解制造商的整个制程,以便能发现他们每一种由于疏忽而造成的不良
问题就在这,我们政 府的把关部门根本不了解奶粉的生产过程
所以他们的检测项目用的是国外的那一套
而国外的制造流程和我们国内的不一样,所以就无法评估到会发生的问题点
一样的,除了在发生过的东西外,在没发生的其他千万种物品上绝对也存在这个问题
只是它还没有暴露


文章是LZ自己写的吗?你其他内容我不想评论
因为和我想的是一样的
只是把你倒数第三段的内容说一下自己的想法

文理论坛有这样的帖,也是不易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零式 发表于 2008-10-13 10:38:50 | 显示全部楼层
内容已经没有评论的必要了,比起在这里BT,不如去cnbeta
我欣赏这篇文章,所以留名

-------------------------------
Vincent 发表于 2008-10-13 10:55:15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东西,马克一下....无论原创与否,觉得都应该加下精...
每个∵都会产生出带有∵特征的东西,并且不论好坏...
去其糟粕,取其精华,社会才能和谐发展....
恩赐解脱 发表于 2008-10-13 11:01:50 | 显示全部楼层
同大个
-----------------------------------------------------------------------------------------------
这是我在文理人认真看的第二个帖子
浮云 发表于 2008-10-13 11:29:23 | 显示全部楼层
想评论,但发现自己语言匮乏~~所以只说一句话:这是篇好文章!
田野 发表于 2008-10-13 16:23:02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不错 很精辟。 也很实在
☆‖毛毛" 发表于 2008-10-13 17:33:16 | 显示全部楼层
顶下~~感觉 还行!!!
 楼主| outcast 发表于 2008-10-17 19:59:4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2# 乌黑的乌鸦 的帖子

许多时候完善只能是像补衣服一样,如果是建立制度时的硬伤,是很难补好的。
恩赐解脱 发表于 2008-11-1 01:22:59 | 显示全部楼层
进步是为了在我们在物质更容易满足后去享受生活的本质和内心里的宁静;还是被我们其实并没有丢掉的等级的观念及其演变的成功学等让我们寻找某种比较的快乐,比较的内容就是权利和物质的本身。

大多时候甚至会忘了问题的存在,毕竟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生活,已经根深蒂固了。
很希望LZ写一个关于这问题的文章。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快速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简洁版|文理人 ( 京ICP备19054389号-3 )

GMT+8, 2021-9-27 05:54 , Processed in 0.048342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8-2013 WenLiRe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